有一居戴周颖:投资人和创业者无缝切换,在北京续写东京故事


在东京,三月底和四月初是观赏樱花的最佳季节。整个日本都笼罩在粉红色的浪漫气氛中。许多游客来到日本东京观光。

涩谷是年轻日本人的热门先锋聚集地,与新宿和池袋一起被称为东京的三个首都。从涩谷步行约10分钟,有一套30平方米的短租公寓原宿帝国高地公寓,今年5月重新装修。它具有日本风格和强烈的艺术气息。房间里的两幅壁画是游客在冲绳之旅中带回的。为了感谢主人,他们呆在房间里。

东京有许多这样的廉租房,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精美的装饰而闻名。它们属于中国人民。

东京故事

我们要讲的不是李湘和万智在东京的爱情故事,而是年轻人在东京挣扎的故事。

戴周莹第一次出现在北京东方广场的重力风险投资办公室。这里的装饰简单而优雅,展示了日本家庭的风格,墙上挂着五颜六色的艺术画。他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他的发型很清新,他充满了精神。这个英俊的家伙,在创意圈很出名,只是和我喝茶,和我聊天,画图案,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戴周莹来自苏州,小时候在南京学习。他的父母在上世纪80年代末去了日本。1999年,高中生戴周莹也和父母来到日本,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常春藤盟校青山学院。

“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戴周莹当时这样描述自己。大学时,他加入了日本的一家网络广告公司,比许多同龄的日本学生更早开始接触社会。2005年,他开始在住友房地产销售。当时,老板对戴周莹说了一句话,给他留下了的深刻印象:“每当你遇到瓶颈时,你就会想到退缩。那么你的生活将永远如此之高。”

反正年轻,反正不会死。

每天8点到达公司,帮助老人清理桌子、扫地和倒垃圾。上午9点开会,9点半开始营业,晚上6点回来。出差期间,我经常打电话,安排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思考问题。起初,当没有顾客时,戴周莹每天会打1200个电话。6点以后,她会继续回办公室写信息和报告。她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从家到公司通勤3小时。她一周会在公司睡两三天。累的时候,她会躺在办公椅上睡觉。

“我们的前任非常热情。他和你是一对一的。他扮演顾客的角色,我扮演销售人员的角色。他训练到半夜二三点,然后反省自己。他大约在3点钟直接睡在公司里,早上8点钟起床。那已经很开心了,可以睡5个小时,因为回家只能睡2个小时”。通过这种努力,作为一名外国学生,戴周莹在公司的销售业绩中名列第二,这也为他带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08年,戴周莹的老雇主,日本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赛博代理风险投资公司,决定在中国设立一个投资基金。他从日本回到中国,参加了中国核学会中国基金的筹备工作。他花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从一名投资经理变成了一名执行合伙人。

$page$

双重身份

节点在这里,是时候开始自己的业务了戴周莹曾在一次投资界的采访中谈到。

2015年7月,戴周莹正式离开加州风险投资公司,独自创办了重力风险投资公司。戴周莹在加州的8年间,已经投资了50多个创业项目,从投资经理到执行合伙人,包括奇峰网络、口袋购物和芳多。80%的项目获得了下一轮融资,十几个成功退出,三个首次公开募股。其中,经典项目奇峰网络(Jifeng Network)于2013年被Belvedere以3.4亿元收购,投资回报率近20倍。

2015年底,万有引力创业公司孵化出一个一站式的海外购房、贷款和短期租赁托管专业组织“一个住所”,戴周莹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在海外资产配置领域,创业空间很大。首先,市场很大,其次,市场格局尚未形成。”戴周莹认为,中国人在海外投资时,更倾向于风险较低、回报稳定、满足资产保值增值需求的产品。因此,股票和投资资产已成为中国海外投资的主要投资对象。海外房地产投资每年有数百亿笔交易。在如此巨大的市场中,没有一家大公司在运营,英美烟草也从未涉足这一领域。

一个家庭希望帮助中国人利用互联网进行新的资产管理并获得高回报。“现阶段,我们将从日本房地产投资入手,进一步深化短期租金收入。”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的基金合伙人和首席执行官,你会感到不知所措吗?戴周莹说没有,“万有引力风险公司希望专注于一个地方,投资孵化相关项目,并通过合作覆盖更多的初创公司。首席执行官和合作伙伴的职责重叠。”

$page$

珍宝岛

A Home Team

戴周莹曾参与过许多与房地产相关的初创公司,如国芳多多。他一直对“互联网房地产”的商业模式非常乐观。“海外房地产投资大多是像海外房地产经纪人一样更传统的方式。他们只卖房子,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赚取差价。一个住宅将通过多重分析、调查和综合考虑逐步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

戴周莹提到自己有住所时非常兴奋。“首先,我们将从日本开始扩大我们的领土。通过梳理airbnb在世界上的数据,我们发现日本的住宅数量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去年1月,东京有近2000套廉租房。截至今年4月,共有1万多套公寓,同比增长700%。东京的地价稳步增长,游客数量连续两年翻了一番。因此,日本的居家投资有着巨大的市场和良好的投资前景。其次,我们的客户群位于中产阶级。中产阶级的市场很大,他们已经习惯于在网上购买中航类型的套餐,这使得建立标准化服务变得很容易。此外,我们提供不同于传统中介的“一站式服务”,从购房、贷款、装修到租赁和托管,由一个住宅会议全权负责。特别是短期租赁托管联系是我们的特点和优势。它由房屋所有人从房屋内部装修、租户收集、日常清洁和维护等方面进行管理。业主只需按时支付服务费,并通过独家在线管理系统实时确认收入。”

据戴颖周介绍,某住宅基于独立开发的大数据算法,结合房屋本身、区域分析、收入判断、房产调查等多种因素,智能地为客户推荐合适的基于收入的或宜居的房地产。客户可以在系统中实时查看购买进度。在购买阶段,顾问、律师和其他专业人员参与支持远程视频签名的整个过程。对于愿意去日本现场签订合同的客户,一个住所也将在日本提供中国服务。

谈到一个住宅的未来发展方向,戴周莹显得“雄心勃勃”:“日本是我们的第一站,从东京到大阪,然后到冲绳和北海道,之后可能进入欧洲市场、伦敦或纽约。这些地区都是空中交通模式成熟、海外华人土地相对热的地区。此外,我们还将在不久的将来提供衍生金融服务。考虑到中产阶级一下子提供1200万元人民币仍然相对困难的现实,我们正在考虑允许投资者分阶段购买、集体或联合融资。我们的平台培养了一批对海外资产更感兴趣的客户。一个住宅将从房地产投资开始,发展成债券、股票和其他形式的海外投资。”

对于商业模式,一个住宅不仅可以从购买交易中获得佣金,还可以从一站式托管服务中获得利润。

在促销策略方面,中国和日本的社交媒体占据了一个住宅区。在中国,他们经营两个微博账户,“在日本住哪儿”和一个辞职

youtube.com